当前位置: 主页 > S生活图 >我爸爸不愿意接受化疗,怎幺办?医师:有一种方法能让爸爸展开笑 >
 
 

我爸爸不愿意接受化疗,怎幺办?医师:有一种方法能让爸爸展开笑

作者:   发布日期:2020-05-22  分类:S生活图

七月中旬的週日,我在台南市立医院演讲,开场前接到许伯伯的儿子打手机给我,语带哽咽地说:「爸爸他已经在前一天晚上在家安详死亡。妈妈要我通知许医师,并且记得向许医师道谢!」

今年的二月多出最后一天,一位末期病人许伯伯坐着轮椅,到卫生福利部屏东医院看我的门诊,由太太和儿子陪同,带着去年年底在高雄某大医院的病历资料。

病人和我同姓,算是本家的长辈,名字和宗教与流水有关联。先前儿子有打手机给我,和我讨论父亲的意愿,是透过当时在嘉义推动在宅医疗的优秀学弟介绍的。

许伯伯很罕见的自己知道病情,手术切除罹癌器官后,决定不接受后续的化学治疗,儿子不知如何是好。

太太认同病人的想法,但是身为人子却是内心矛盾。我一向知道:家属不论做什幺决定,将来都免不了后悔,这是基本人性。急救到底,一定后悔让亲人死得痛苦;决定不急救,将来会想:如果急救,说不定还有希望。

我劝儿子接受父亲的决定,尊重病人的自主权,家属只需要好好陪伴到最后。我告诉病人:「我的大原则就是:要先让病人不痛。因为一直痛,会让人吃不下、睡不好,不想活下去。可以不痛,就比较吃得下、睡得着,日子才可以过下去。」

他先在门诊开立疼痛控制药物,第二次回诊就明显改善,来时脸上有自然的笑容。前三次两週回诊,之后三次因为状况稳定,就一个月才回诊。

先前我在卫生署屏东医院做过一年半的「安宁居家疗护」,医院没多给我薪水,后来因为安宁居家护理师离职而停止服务。

今年初才又开始执行,安宁居家护理师是刚走上安宁之路的新手。许伯伯起初状况稳定,暂时不需要安宁居家疗护。直到六月下旬病况恶化,我才请安宁居家护理师安排家访日期,一起去进行初次评估。

我告诉许伯伯:「如果一直看到我来,表示你情况不好,希望你病情稳定,我们就不用常见面。」之后他病情急转直下,虽然早已超过某大医院医师的预期余命,家属仍是手足无措。

两週后的七月上旬,我才有空再去家里探访,此时病人已经卧床昏睡。但是听到许医师来看他,忽然醒转而且露出笑容,其实我当时心里悲喜交集。

悲的是:知道许伯伯即将离世;喜的是:因为对我的信赖,让他竟然可以给出一个永难忘怀的见面和笑容。我二十一年来陪伴末期病人,习惯把每次见面都当成最后一次一样的珍重,深知人生到头来终须一别。

离开时我直觉地知道: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。我当然请安宁居家护理师对家属进行「濒死卫教」,然而我自己也需要心理建设。

整个陪伴照顾过程中,许伯伯的两个儿子(一住家里,一在外地工作)有时会打手机找我讨论。我一向把手机号码0955-784-748留给末期病人和家属,甚至还公告在网路上,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安宁谘询专线。

我去家访的两次之中,安宁居家护理师自己去家访一次,之后则还去家访三次,需要调整药物时,就由家属到门诊开药。

记得我那两次和安宁居家护理师去家访时,家属很担心病人临终会有痛苦,他们会很慌乱。

我都安慰家属说:「就顺其自然吧!有任何问题打手机给我,我再来想办法。而且依我的经验,我觉得许伯伯应该是安详地睡着,然后安然地过世。」我其实并没有第六感,只是许伯伯的自主决定,让我直觉地相信:他应该可以走得自在安详。

七月中旬的週日,我在台南市立医院演讲,开场前接到许伯伯的儿子打手机给我,语带哽咽地说:「爸爸他已经在前一天晚上在家安详死亡。妈妈要我通知许医师,并且记得向许医师道谢!」

那天演讲开场,我就简要地讲述这段故事,一方面纾解我的悲伤情绪,另方面感恩许伯伯教我们大家要共同来尊重病人的自主权。

掌握乐活资讯,点我加入幸福熟龄LINE好友~

(本文摘自《我对安宁疗护的颠覆思考与经验谈》,海鸽文化,许礼安着)

病人伯伯家属安宁医院儿子居家医师护理决定
 
上一篇: 下一篇:
 
 

最热文章

 
 

随机文章